,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学派 >> 其他疗法 >> 叙事心理治疗

叙事心理治疗

2011-06-08 15:10:28 来源: 浏览:1944
 

20世纪中期,随着西方发达国家开始由现代工业社会步入后工业社会,其文化思潮也由现代主义转入后现代主义。受其影响,叙事心理治疗,作为一种后现代主义心理咨询与治疗模式应运而生。叙事心理治疗从根本上不同于现代心理学领域中的心理治疗,它是对现代心理治疗模式的解构。

 

       1  叙事心理治疗的概念

 

叙事,简单地说就是讲故事,即按照时间的顺序组织发生的事件。比较清晰的一种表述是“叙事是为了‘告诉某人发生什么事’的一系列口头的、符号的、或行为的序列”;叙事研究是指任何使用或分析叙事材料的研究。叙事心理学指的是心理学中的一种关心“人类行为的故事性”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一点说,叙事心理学关注的焦点是:人类行为是如何通过故事而组织起来并赋予意义的。研究叙事的心理学家所接受的是一种概念:人类行为和体验充满意义,这种意义的交流工具是故事而非逻辑论和法律规定的格式。因此,所谓叙事心理治疗(narrative psychotherapy)就是咨询者通过倾听他人的故事,运用适当的方法,帮助当事人找出遗漏片断,使问题外化,从而引导来访者重构积极故事,以唤起当事人发生改变的内在力量的过程。

 

       2  叙事心理治疗的发展历史

 

最早提出比较完整的叙事理论的是古希腊时期的大哲学家拍拉图。但“叙事学”一词则直到1969年才由托多罗夫(T.Dorov)正式提出。1979年心理学家萨宾(Sarbin)在美国心理学会的年会上首次发布了“经验和叙事结构”的观点,阐述了叙事对意义的建构、人格形成的作用。1983年他发表了《作为心理学的一个扎根隐喻的叙事》,进一步阐述了其观点。1986年他主编了《叙事心理学:人类行为的故事性》一书,自此叙事心理学作为一个正式的领域开始从心理学家族中显现出来。叙事理论和后现代广义思潮与临床心理学的结合,诞生了叙事心理治疗。叙事心理治疗的创始人和代表人物为澳大利亚临床心理学家Michael WhiteCheryl White夫妻及新西兰的David Epston等。他们于20世纪80年代在家庭治疗的基础上提出了叙事心理治疗理论,90年代他们的书籍得以在北美发行,自此叙事心理治疗开始大为流行。目前其影响主要在澳洲、北美、英国、南非等使用英语的国家。目前叙事心理治疗的研究已经有了很多鲜明的主题,将来肯定还会有更多的主题加入叙事治疗研究的洪流。

在我国,台湾和香港的叙事研究起步比较早:大学宗教界人士、香港的总工会等团体和很多个人都在做叙事心理治疗的研究应用和培训等工作。近年来,在大陆的理论心理学界、心理咨询领域及教育教学研究领域,叙事研究也正逐年升温,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可喜景象。许多心理学家,如叶浩生、乐国安、施铁如、杨广学等都曾著书或撰文对叙事心理治疗进行阐述。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叙事心理治疗将会在我国得到广泛的发展。

 

       3、叙事心理治疗的分析与展望

 

叙事心理治疗是20世纪80年代从家庭治疗领域中派生发展起来的一种新兴的心理治疗取向。80年代中期,由于后现代主义的影响迅速扩展到心理学领域,从而引发了许多临床心理学工作者对现代心理治疗理论和方法技术进行批评和解构,建构更具有时代精神精华的心理治疗理论与方法。在这样的背景里,Michael White等人认识到现代的心理治疗学派所持的科学决定论、因果论的论断与治疗方式都不能非常有效地有助于来访者问题的解决。他们在长期的家庭治疗实践中发现,来访者症状背后的原因是复杂的,而且往往是由来访者自己主观建构的,并且经常是不同角度的的人看问题的真相也不一致。同一个来访者的问题,不同治疗学派的治疗师的解释是不一样的。因此,各种心理治疗流派用语言建构出来的心理治疗假说,只能是冰山一角的反映,充其量只能如同盲人摸象般得出片面的认识。他们认为,个人的经验从根本上来说是模糊的,也就是说它的意义不是天生的或是显在的,而是认为问题是被保持在评议中的,所以问题也可以通过叙事在谈话中溶解。于是,一种富有后现代主义精神且真正“以人为本”的后现代心理疗法——叙事心理治疗就诞生了。

叙事心理治疗是目前受到广泛关注的后现代心理治疗方式,它摆脱了传统上将人看作为问题的治疗观念,通过“故事叙说”、“问题外化”、“由薄到厚”等方法,使人变得更自主、更有动力。作为一种新颖的文化实践,叙事心理治疗极大地扩展了心理学和心理治疗的范围,使得我们不再将自己的视野局限于精神病学,而是将人类生活本身放在后现代的语境下进行重新审视和重新规划。透过叙事心理治疗,不仅可以让当事人的心理得以成长,同时还可以让咨询师对自我的角色有重新的统整与反思。叙事心理治疗的盛行是与当代哲学的后现代主义思潮分不开的。现代主义者崇尚客观的事实真相,因为它们能够加以观察及进行系统化的文化探讨,真相就是真相,不会因为观察的人或是观察的方法不同而有所不同。而后现代主义则相信主观的事实真相,也就是说事实真相会随着使用的观察历程的不同而改变,事实真相取决于语言的使用,并且大部分受到人们所处的的背景环境的影响。后现代主义以否定、超越西方近现代主流文化的理论基础、思维方式、价值取向为基本特征,以“去中心”和“多元化”提倡差异性与创造性为基本精神。在后现代主义心理治疗师的观念中, 任何求治者都是一个特殊的个体,每个人都有独特的成长环境和人生经验,而将其诊断归类为某种精神疾病并采用所谓正确治疗方案的传统经验模式是不适当的,心理治疗都应是个别化而非普遍性或系统化的。叙事心理治疗通过对现代各种心理治疗流派的批评与解构,应用社会建构主义并借鉴结构主义叙事论,“运用故事的隐喻,把众人的生活当成故事,以有意义且能实践的方式,体验他们的生活的故事,以此治疗他们;以社会建构的隐喻,以人和人、人和习俗制度间的互动,建构每个人社会和人际的现状,并把焦点放在社会现状对人类生活意义的影响。

叙事心理治疗以“叙事”为隐喻,把人们的生活经验当成故事,以有意义的方式体验人们的生活故事,以此治疗人们。由于叙事心理治疗认为现实是社会经由语言建构出来的,而且以故事的形式来组成,并得以维持。因此,叙事治疗特别重视评议技巧。虽然人生经验的本质和意义归纳在叙事的体式当中,但叙事并不直接去描绘人生的本质,而以“传”事为主要特征。治疗的问题源于生活中,因而要通过叙说的方式又回归生活中进行治疗,从而开启人们生活故事的新空间。叙事治疗的治疗理念与方式让人们感到既耳目一新又能习以为常地接受与适应。一般说来,求治者过去生活中发生的系列事件是引起他心理苦恼的原因,通过精神症状而表现出来。过去的系列事件一方面被求治者将某些事实十分强烈的意义,另一方面又被陌生化,产生了一种求治者既不能接受也不能拒绝的的意义。叙事治疗师所面临的问题不是对求治者挑明事情的“真相”,用问题成因的“真理”来取代控制求治者的不良感受,而是通过引导求治者重新述说,重新编织自己的生活史,从而改变事件的“意义”。简单地说,叙事治疗的过程就是通过叙说,在情结结构中换掉占主导地位的那些事件,以另一个情节结构取而代之,使在新情节结构中那些曾占主要地位的事件处于附属地位。

叙事治疗通过外化问题的方式将人与问题分开。叙事治疗认为,人是人,问题是问题,问题永远无法界定人的整个存在。这就使得叙事心理治疗并不直接针对问题本身,而是把问题界定为“有问题的叙说”所造成的。与传统心理治疗不同,叙事治疗不去了解问题是什么以及问题发展变化的病理机制,而是通过寻找例外事件,了解“故事中的闪亮事件”,引导当事人重构并正确地转换对问题意义的认识,从而引导来访者往真正改变的方向发展。它强调来访者自我改变、自我发展的能力及潜力,尊重其价值观及生活的模糊性。叙事治疗师通过引导求治者将已有的对生活经验的说法,转换为新的有助于问题解决的新叙说,从而改变了原先有问题叙说的负面意义,进而有助于问题解决。叙事治疗真正体现了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助人自助”、“以人为本”的基本精神,较适应人们讲面子,不乐意直面心理问题、“找人揭疤”的特点。事实证明,叙事治疗的理念与技能非常好地与许多寻求帮助的来访者较为热切的期望相匹配。

但是,把问题作为需要解构的故事来对待,就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患者的真正心理冲突并不因为把问题外化而消失。而且在帮助人们重述他们经验的过程中,叙事治疗师经常会很像认知——行为主义者那样,把不快乐的情绪——愤怒、恐惧、焦虑、抑郁等看成是需要躲避而不是需要探索的烦恼。因而叙事心理治疗还需要更多严格的研究来证明它是否真正有效,以及在什么情况下、对什么样的人群更有效,以便科学地具体运用。

        尽管如此,叙事心理治疗作为一种新兴的心理疗法,作为一种后现代主义心理治疗理论与技术,它并不与各种经典心理疗法唱对台戏,而是吸纳各家这所长,力避各家之所短;这样它就为自己赢得了极为广阔的发展空间。Roert J.LiebSteven Kanofsky(2003)就曾将系统控制论和叙事心理治疗相结合,发展出一种综合的治疗模式。Oscar F.GoncalvesPaulo P.P Machado(1999)则将认知疗法和叙事心理疗法相结合,发展出认知叙事心理疗法;实践表明,运用此疗法不仅明显缩短了疗程,而且其疗效也十分显著。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叙事心理治疗会在将来的心理咨询与治疗实践中得到更为广泛的应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今日高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