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学派 >> 其他疗法 >> 在画中读生命--浅谈“艺术治疗”

在画中读生命--浅谈“艺术治疗”

2011-06-08 15:33:00 来源: 浏览:1656
 

爱与尊重:

    

    「我画好了!现在你是不是要开始分析我的画了?你从我的画中看出什么问题了吗?   
 

    对「艺术治疗」一知半解的人,往往会问治疗师这样的问题,以为艺术治疗可以凭一幅画来看穿作者的心事,或者以为艺术治疗师只要一看到作品就会立刻对作者做心理分析,事实上,这是对「艺术治疗」最大的误解。   
 

    真正专业艺术治疗师绝不卖弄自己读画的能力,相反的,他们更懂得冷静的等待,等待个案酝酿面对自己的勇气,等待一个脆弱的心灵逐渐成熟,再耐心等待最后终于突破的一刻来临,这过程,有如细心保护一只苦苦挣扎,为了终能破茧而出翩然飞舞的彩蝶;这过程,艺术治疗师除了需要艺术创作与心理治疗的专业知识外,更需要的是:爱与尊重,这才是艺术治疗的本质。

    

    艺术治疗的源起:

    

    它是一门结合了「艺术创作」与「心理治疗」的新知,起源于1930年代的美国,当时由于一群艺术家在一所精神病院当义工,教精神病患画画,后来发现这些画画的精神病患病情有了相当的进展,而引起了精神科医师的兴趣,于是开始艺术家与心理医师的合作,产生了「艺术治疗」(Art Therapy)的新名词。在四、五十年间,艺术治疗已被广为运用,不再只是精神病患的一种治疗法,更被用在身、心障碍的儿童、青少年、慢性病患、老人以及癌末病人等等。今天欧美先进国家已将艺术治疗列为医疗团队里的一环,并且仍在不断研究与成长当中。

   

    两大学派的主张:

    

    艺术治疗后来发展出两大学派,一是:艺术创作的过程就是治疗(Art as Therapy),此学派者认为创作的治疗性就在于它的过程:当一个人在完全投入创作时,会自然产生一种身心灵的统整作用,从而得到昇华,此变化发生时,语言的诠释已经不重要了,因此,艺术创作与治疗同时完成。    

    另一学派是:经由艺术创作而做的心理治疗(Art Psychotherapy),此学派者认为艺术创作的治疗性不只是在于它的过程,更是在于对作品的诠释与探讨,由于作品是从潜意识流露出来的一种象徵性符号,必须透过语言的表白与诠释,才能解读,从而得到察觉、领悟与治疗,因此,从事艺术创作只是治疗的一部分。

事实上,在从事艺术治疗时,专业艺术治疗师往往是因时、因地、因人而採取不同的方式弹性运用,但原则上,不论採取何种方式,都必须先建立起一个信任的、开放的,与安全的治疗性关系,才有可能产生疗效。

创作活动在艺术治疗与美术课里的差异:

    教室里的美术课有既定的知识与技巧要传授给学生,并且以学生作品的表现来做为教学成果的评量,以达一定的进度与目标,因此,学生在美术课里很难体验到创作的自由,反而受到许多的束缚,最后往往连幼儿时期涂鸦的勇气都失去了,对创作完全没有信心,也没有尝试的勇气,声称自己没有艺术细胞,再也不肯作画了。

    因此,艺术治疗中最具挑战性的工作,便是去动摇一般人认定自己是「不会画」的观念,去说服人们相信创作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并且让人们在尝试中去发现每个人都具有这个潜能,只要打开创作的泉源,生命便开始鲜活顺畅,内在自然产生一种整合作用,趋向平衡。其实早期心理学大师如佛洛依德以及荣格等人皆已提出:艺术创作与心理健康是息息相关的说法。

    

    艺术创作的疗效:

    

    临床实验証明:当一个人专注于创作时,生理上即产生变化,例如肌肉放松、血压降低、呼吸变得深长、脑波改变,而原有的疼痛或不适都会减轻,至于在心理上,缓和情绪忘却困扰、暂时超越了时空的限制、沉浸在创造的世界里、享受了内在的自由、同时身心灵得到了整合,这便是前面所提的「艺术创作的过程便是治疗」。    

    由于从国外学成回来的专业治疗师有限,许多人有一个共同的疑问:没有专业的训练可以做艺术治疗吗?事实上,只要本着尊重的原则,懂得运用媒介,并且能够鼓励他人创作,即可帮助人们藉著艺术创作的过程达到纾解情绪的效果。当一个人能够找回童心,以孩子般游戏的心情、开放的态度去涂鸦,他便踏上了创作之路,而这样随性的自由涂鸦其实便是一个宣洩情绪的管道,也搭起了一座连结内在与外在的桥樑。

     然而,如何去解读与分析一幅画,如何将画与潜意识做一个连结并深入探讨,都是必须有专业的训练才可行,因为心理治疗犹如动手术,非专业艺术治疗师者千万不可对他人作品轻易地做批判或对他人心理去做诠释与分析,以免造成伤害。

    

    如何去读一幅生命的画?

    

    当创作结束时,个案有绝对的权利处理自己的作品,即使是由艺术治疗师保管,治疗师亦不可任意公开展示或解读个案的作品。若为了教育或医疗的目的而展示个案作品时,亦须事先取得个案的签字同意书。 
    一般说来,艺术治疗师在面对一件作品时,是先请个案谈谈当时的感受,并且询问个案是否愿意描述作品的内容,若是对方拒绝,也是被尊重的而不必做探索的部分:即使是对方愿意描述,艺术治疗师亦是以同理心与之回应、倾听并鼓励个案多谈,并不是像一般人以为的立刻去解读与分析。相反的,艺术治疗师往往在看见与听见个案所画与所说的部分是矛盾的时候,不去指出来,尤其是在信任与安全的治疗性关系尚未建立起来之前,更是要尊重对方,而不企图掀开潘朵拉的盒子。

    那么,在什么情况之下,艺术治疗师才对个案作品作进一步的分析呢?这里就有许多因素要考量,例如有位癌症末期的病人住进「安宁病房」之后极为郁郁寡欢,甚至对人排斥,充满愤怒与敌意,当她勉强创作了一幅作品「病前与病后」时,画面中很清楚可以看到她的「非理性想法」:病前一切全是美好,而病后的一切全是丑陋,这样「全黑」与「全白」二分法的思考造成她严重的沮丧与消沉,这时候艺术治疗师和她建立治疗性关系已有一段时间了,所以便与她做了深入的探讨,由于这样的分析,她从画面上看到自己的内在冲突,也由于这样的探讨,她可以重新看到现实。

    其实人生的每一阶段都有苦有乐,她承认在安宁病房中受到完善的照顾以及有许多从前未曾有过的享受,例如按摩、修指甲、音乐欣赏、艺术创作和悠闲的观赏日出日落,花园散步...等等,而她生病前无时不为生活奔波,充满挫败与艰辛,绝不是全然的美好,在这样的分析中,她的作品「病前与病后」变成为一个可以寻根的线索,抽丝剥茧之后她终于豁然开朗。事实上,一个人要如何看待自己,要如何过每一天,都是自己的抉择。

    

    唤醒内在的智慧:

    

    艺术治疗的可贵除了它的创作过程即有疗效之外,有时作品本身也能启发创作者的自我察觉、洞悉与顿悟的能力。这时候作品与创作者产生一种对话的互动关系,使创作者从中得到新的体悟,这种难以言喻的经验发生时,可以称做是唤醒了「内在的智慧」。

这种「内在智慧」的出现,其实才是一个专业艺术治疗师所真心期望的。笔者在艺术治疗的养成训练中,有绝大部分是在学习视自己成为一面明镜,清清亮亮的,没有任何投射的,将个案反照回去,去信任每个人都有这种「内在的智慧」。其中一段心路歷程是这样的:有一次笔者画了一幅小画,画中是一部汽车驶在黑暗群山里的一条窄窄山路中,自认为画得很满意,因为车的灯光虽小,但只要继续往前开去就已经够用,因为前面那一步的路永远亮著。我的艺术治疗师看了一会儿说:「你可不可以把它放大,尽可能的画大看看?」我心想当然没问题,想不到当我站在墙壁前用全身力气去画这幅钉在墙上的大画时,我整个人似乎跌进了这样的画面里,周围全是黑暗危险与未知,我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夜晚的荒山野外,内心的恐惧、慌乱与无助达到极点,那是一个充满惊惧的恐怖经验。

    当我向老师描述这经验之后,他沉思一会儿说:「那么你可不可以把这幅画画成白天?」我心想绝对没问题,我从前主修国画,画崇山峻岭最拿手,想不到我又错了,这一次比上次更惨,我一再尝试在画好白天山景中去加上一部车,却总是失败,因为白天的光线与色彩使得一部车根本无法显现,我越画越焦急,这是前所未有的挫败经验,我一次又一次的企图把一部车画进这样的群山中,却终于发现是不可能的,我全心充满了焦虑与迷失,那种无助的感觉竟是与置身在大画里的黑暗中是一样的。

    最后我很沮丧地向我的老师描述这样的歷程,他说:「好,让我们回到第一幅小画,现在,你对它有什感觉?」这时候的我用了一个全新的眼光看著自己在黑暗中的那部车,原来置身于这样的黑暗与惊险是我要的,原来,五光十色会令我迷失,原来,唯有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我才能激起自己的潜能靠著前面小小的灯光去走稳每一步。

    人唯有发现什么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之后,才走得心甘情愿,无怨无悔,这是我的老师帮助我去读懂的一幅生命的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今日高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