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学派 >> 精神分析 >> 第三只耳朵

第三只耳朵

2016-04-15 11:27:00 来源:泉州心理在线 浏览:1508

无意识的语言绝不是只有心理分析家才懂的,内在冲动的交感是在一切人心中进行的,心理分析者只把它们当作心理指示计而已。因此,心理分析与其说是心与心的对谈,不如说是驱使力与驱使力的对谈。是耳闻不见,却又极富表情的谈话。心理分析者必须认识到,心与心如何以超越语言又超乎沉默的方式说话。他必须学习用“第三只耳朵”来听。

 

 

 

 

一个分析者在这方面有什么可以教育他的后继者的呢?少得很。他可以说说他的经验,报告一些例子,作为引证。他可以鼓励他们,把所有的例行公事,所有的俗套尽行抛却。这里所指的是收集无意识资料时不可用俗套,而不是分析技术的运用。在观察的领域中,他是无拘无束的,可以追随着他的本能。“本能”可以对他有所指示,提醒,暗示,警告与传达,它们往往比我们有意识的“智性”更为智慧。我们在智性上知道许多东西“不是那样”,但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猜测到许多东西又不得“不是那样。”年轻的分析者们在收集印象资料的时候,我们应鼓励他们,要依靠一些最为微细的知识资料;要扩充他们的触角,把一个潜意识流传到另一个潜意识的秘密消息捕捉住。

 

 

信赖这些消息,随时准备参与自己想象力的飞舞,不惧怕自己的敏感——不仅是分析工作开始时必须的条件,而且终身都必须奉行。分析者必须去观察上千万的微细讯号,并留在记忆中,还要觉察到它们对他产生的微妙效力。在我看来,现阶段的科学还没有资格去警告年轻人,要他们不要高估微笑的信号,不要把它们当作证据。这些无意识的触角并不是为求统御问题,而是为了寻索问题。它们并不是要去掌握问题的,而是要触及问题。我们不必惧怕这种方法会导致仓促的判断。危险的倒是我们会把这些似乎不重要的讯号忽视,甩到一旁。现代人常常教学生,要对他们有意识的知觉做敏锐而正确的观察,但,有意识的知觉却太有限,太狭窄。

 

 

把这些字里行间的“侧面新闻”加以记录和解释,是无法得传授的,然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却是可以证实的。分析者像患者一样知道某些事情,却不是知道自己知道。自己内的的声音很低,可是能够用第三只耳朵听的人,可以听到那几乎无声的声音,那用(极弱)的声音所表达的事物。在有些例子中,患者所说的话,在分析者的意识中几乎是听不见的,然而分析者还是察觉到,而且懂得了他的意思。另外还有一些事情我们可以说一耳进,一耳出,却留在第三者耳朵里。心理分析者如果只注意当前的事物,对他们做合理的观察研究,往往会忽略了一闪即过的事情。

 

 

在心里分析中,我们却要学习收集这些事物,它们不是我们清楚意识到的,但如果我们把它们用到研究中就会转入到意识层面。心理分析者并不能当下就认明所有事实的重要性,他必须留心地观察,反省与研究才能获得了解。当一件事情引起他的主意,他能够马上觉察到,并把它记录下来,已经是让他满足了。我认识过许多心理分析者,他们都是借着理性,临床观察,思考与反省,才能对潜意识的资料有所接近,即使这样,仍旧不一定有密切的接近。要想把无意识的过程像化学或数学的过程那样明确规定,一直是智性的徒劳。把它跟物理化学或数学的程序来加以比较,恐怕终究是无法完成的事。

 

 

在我看来,要猜测那些(无意义)的资料的意义最好的办法,不是去思考它们,而是很明显地去察觉它们,这才是掌握那些漂浮的印象的办法。它们把自己的秘密像门那样打开,但你却不能强迫它们开放。我们可以有信心地说:当你不再思考它们,你才会懂得它们。当然,我们常常谈到的第三只耳朵,在很多人看来——不但是解剖学上的谬论,也是心理学上的谬论。但我们不是有所谓“内在的耳朵”吧?弗洛伊德曾说在无意识中,伶俐的听觉,是心理分析者必须的条件之一;此话的意思跟第三只耳朵相同。

 

 

文:芮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今日高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