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讲坛 >> 专业文章 >> 日本精神分析 ✈ 两种羞耻感 ㊤

日本精神分析 ✈ 两种羞耻感 ㊤

2016-09-26 16:31:17 来源:丘野健一郎 张海音心理空间 浏览:875

 

 

摘要

 

这篇文章讲述的是两种羞耻感(“俄狄浦斯期羞耻感”和“前俄狄浦斯期羞耻感”)之间的区别。这种区分的主要目的在于澄清理论上的概念混淆以及现代精神分析里讨论羞耻议题时存在的过度包含现象。

 

 

俄狄浦斯期羞耻感是指当一个人的“相对价值”(人的面貌和特质)受到质疑时所产生的感觉。这好比当一个人拥有的财富、个人品质和能力等方面比不过别人时会所产生的羞耻感。

 

 

前俄狄浦斯期羞耻感是当一个人的“绝对价值”(一个人存在于世上的根本意义)受到威胁时所产生的感受。这和最近在自体心理学中及其后续的发展理论中描述的羞耻概念相当。前俄狄浦斯期羞耻感是一种基本自体感瓦解的结果,源于个体童年期缺乏养育者的肯定和确认。

 

 

文章里将会有相关的临床案例来说明两种羞耻感之间的区别。同时,作者指出这种区分的方法并非总是明确的。现实中体验到的羞耻感往往包含以上两种。

 

 

  简介

 

羞耻感的主题在时下心理学文献中逐渐流行起来(Dearing & Tangney, 2011, Kaufman, 2004., Kurtz, 2007., Welch, 2012, Wilson, 2002)。现代精神分析对羞耻感的关注呈上升趋势,当然也反映出经典精神分析中实在缺乏对这个重要情感体验的关注(Nathanson, 1987, Okano, 1994a)。弗洛伊德提到过羞耻感,但是没有对它展开细致地讨论,这可能是因为这种感觉太过接近我们意识层面的体验,因此鲜少有更深入的潜意识素材的研究内容。

 

 

现代精神分析运动对这些被经典精神分析视为表层的、以现实为基础的或者人际间的问题而搁置的领域予以更多的关注。羞耻感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主题。然而,羞耻感并不仅仅是在人际互动过程中存在于意识层面的一种清晰的体验,它其实在人的早期发展阶段就根植于潜意识中。本文旨在提出对羞耻感的探讨,也希望澄清一些理论中混淆的部分,以及在现代精神分析文献中存在的对羞耻概念的过度包含现象。

 

 

对羞耻感的讨论会随着作者理论流派的不同而呈现出多样性,这是时下的一种新发现(Okano,1994b)。当代发展取向流派提供了特别有趣且使人兴奋的观点。那些发展取向的人主要的观点是,羞耻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情绪体验,往往在生命的最早期阶段就隐约存在。作者们经常把羞耻感和自体感的早期发展联系在一起,并且认为病理性羞耻起源于照料者无法肯定共情地回应孩子(Nathanson,1987, Broucek, 1991)。

 

 

这种发展的趋势使得自体心理学取向的作者设想羞耻感有奇妙的影响力。这些观点说明羞耻感存在于“自恋之下”(Morrison,1989),是自恋受损的表现,是由于自体客体共情失败而造成的自体受损和破碎的感觉。理论上,这种对于羞耻感的看法和发展性的观点非常相似,因为早期阶段的共情缺乏。

 

 

为了不在理论概念上混淆这两种对于羞耻感的看法,有一个严肃的问题需要被解答:自体心理学家理解并讨论的羞耻感,和包括弗洛伊德著作在内的精神分析文献传统意义上的对羞耻感的理解本质上是否一样?我试图回答这个问题,于是提出“俄狄浦斯期羞耻感”和“前俄狄浦斯期羞耻感”之间的区别,两种不同动力的羞耻感在文献中有时候被混淆,大家对它的常规认识上也会搞不清。

 

 

羞耻感同时兼具两种类型,尽管有时有中间状态,但在理论上对两者进行区分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它们的特性,这种特性已经同时共存于我们对羞耻感的体验当中。在区分两种羞耻感之前,我先介绍一些相关的精神分析文献作为背景资料。

之所以把两种羞耻感命为“俄狄浦斯期”和“前俄狄浦斯期”,是不想把太多比重放在俄狄浦斯期来解释羞耻感的来源。相反,我想更加清晰直观和用比喻的方式来作区分。同时,我想在现代对羞耻感的讨论和经典精神分析种对它的理解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一定程度上对彼此的理论都是一种新的尝试。

 

 

   精神分析早期文献中的羞耻

 

精神分析文献中对于羞耻感的讨论已经被许多作者评论过,比如Wurmser(1981),Nathanson(1987), Morrison(1989), Broucek(1991)等。我将提及他们的一些和俄狄浦斯期羞耻感、前俄狄浦斯期羞耻感相关的内容。传统的羞耻感理论主要集中出现在弗洛伊德的作品里。弗洛伊德在他的作品种对于羞耻感的评论前后没有连续性(Morrison, 1989),数个观点重复出现在他的作品里,最终形成他的总体理解。

 

 

弗洛伊德(1905)把羞耻感主要看作是个体对强烈暴露冲动愿望的防御。他认为孩子本来没有羞耻感的概念,并且孩子有暴露的欲望。当孩子进入文明世界、产生性欲时,对道德的防御产生了羞耻感。以下这段话很好地诠释了弗洛伊德对于羞耻感的理解:

 

 

孩子们频繁地有暴露的渴望...当我们回看到那个没有羞耻感理念的童年期,对我们而言那是伊甸园;伊甸园只是个体在童年期充斥着大量幻想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人类在伊甸园是裸体的,而且不会因为在另一个人面前裸体而感到羞耻的原因;直到羞耻感和焦虑被唤醒的那一刻,接着产生想要驱逐这种感觉的想法,这是性生活和文化活动的起源。(1900, pp. 244-5.)

 

 

弗洛伊德对羞耻感的探讨,有一个主要的特征是他认为羞耻感没有情感的组成部分。为了适应环境,羞耻感是一种装置或者说是一种机制,是对一个人暴露欲望或是窥视欲望的压制或是升华。弗洛伊德(1905, 1908)探讨了羞耻感是如何以及为何会被引发的,但是对它带来的痛楚,有时甚至是毁灭性的本质没有提及。弗洛伊德(1932)声称羞耻感主要是一种女性的感觉,伴有男性羞耻感的缺失。弗洛伊德暗示说,在男性的情感生活里羞耻感只在次等重要的位置。

 

 

另一个弗洛伊德对于羞耻感的发现,是与俄狄浦斯期的特别联系。羞耻感的传递有几个特别的要素,比如社会规则,道德束缚,这些都很典型地属于俄狄浦斯阶段。为了适应生存,人类开始调整他们的暴露欲望以及其他力比多的投注。显然,弗洛伊德不会支持我在这篇文章里提到的前俄狄浦斯期羞耻感的概念。

 

 

弗洛伊德的拥护者并没有对他的羞耻感观点作出非常新鲜特别的补充。Abraham(1913)强调说羞耻感是一个人对于自身窥视欲望的转移。Fenichel(1945)跟随弗洛伊德,认为羞耻感是防御一个人的暴露欲望。在早期的这些人中,只有Alexander的观点(1938)聚焦在羞耻感带来的痛楚和羞辱的情感体验上。他认为羞耻感等同于自卑情结,这种感觉就是来自于和他人的比较。这种对比形成一种劣势,反过来刺激竞争心和进取心的产生。值得注意的是,弗洛伊德本人讨论过自卑情结,尽管他没有把自卑直接和羞耻感相关联。弗洛伊德在他的《精神分析新论》(1932)的一书中,他提出在超我和自我之间的冲突造成的两种感觉分别是:内疚感和自卑情结。

 

 

Piers(1953)详细阐述了弗洛伊德的关于超我和自我之间的矛盾观点。Morrison(1989)适应性地提出,这是一条思想上的分界线,之后的发展是讨论羞耻感的自恋部分。然而,弗洛伊德依旧把羞耻感和自卑情结着眼于俄狄浦斯期,这个时期里,个人的意识还无法和别人充分区分开。

 

 

  早期发展阶段中的羞耻感

 

最近羞耻感的研究呈现出新的趋势,这种趋势强调从发展的视角来看。他们近乎高度一致地统一,认为早期情感发展阶段对于羞耻感形成的重要性。然而,儿童心智中羞耻感或者与羞耻感相关情感是在什么时候,通过怎样的方式形成的并没有统一的说法。另外,这些理论家(显而易见每个人都有一种不同的羞耻感理论)假定羞耻感在不同的发展阶段跨度上有一个相对统一的内容。我认为对儿童早期阶段体验到的羞耻感和生命中后期发展阶段体验到的羞耻感去进行区分,这种尝试是不足够的。这些趋势同时存在于发展理论的观点和自体心理学流派中。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今日高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