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语心情 >> 心情故事 >> 莫言山路僻,春风花草香

莫言山路僻,春风花草香

2017-03-22 11:27:09 来源:散文网 浏览:1076

对生活,对我们周围的一切充满诗意的理解,是童年给予我们的最伟大的馈赠。如果一个人在漫长而严肃的岁月中,没有失去这个馈赠,那他就是作家或者诗人。

康·帕乌斯托夫斯基《金蔷薇》中的这段话,让我的内心充满暖暖的感动和热爱。我感到自己如此幸运,生活对我如此眷顾。感恩生活的喧嚣和粗粝没有磨平心底的柔暖与热情。

我们究竟要怎样走过这一生,相信有无数的人问过自己。岁月如风,不留痕迹将往事轻轻送。人到中年,太多的东西散落在岁月的云影深处,如烟雨迷蒙。然而有那样一首诗,历久弥新,在日记的扉页,成为我寄语青春的诗行。“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情自己干,靠人靠天靠祖上,不算是好汉!”陶行知先生的这首《自立歌》,不知道鼓舞了多少如我一样“裸”进社会的年轻人。我们赤贫如洗,除了风华正茂一无所有。梦想如赤兔在怀,提醒着我们它的存在。我们何曾忘记?一颗年轻的心充满奔放的热情,我们确信,我们离心心念念的梦想只有“努力和坚持”的距离。

然而,这是怎样的一段距离?我们跋涉于生活的丛林,行进于暗夜与黎明之间,苦心忍志,品尽酸甜苦辣。困厄之时,徒增渺小卑微之感,如一叶扁舟,航行于寂寞之海。风月秋怀,沧桑几许。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沁骨薄凉。是的,我们都有那样的时刻,举步维艰,沉陷乏力,孤独茫然。我们对人生的未知性有着渴望莫及与无从把握的苍茫之感。恍如“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里倚楼远望的闺中人穷尽目力的眺望。远方到底怎样,不得而知。

鬼谷子曰:“故静固志意,神归其舍,则威覆盛矣,威覆盛,则内实坚,内实坚,则莫当。”(《鬼谷子·本经·分威》)

鬼谷子认为,当形势对我们不利时,我们必须千方百计地涵养畜聚自己的精神力量,因为只有自己的精神力量强大了,才可以扭转乾坤。

山高自有人行路,水深不乏破浪舟。

1874年4月15日,一位年轻人和他的一幅作品搅乱了整个欧洲画坛。以他的“拙劣”和“不自量力”。作为主流画展的落选作品,它应有的姿态,应该静于一隅,落满尘埃。然而这位年轻人却不就此甘心,几经努力,他和他的同道者一起,把落选作品重新组织,在巴黎举办“无名画家、雕刻家、版画家协会展览”。这无异于与“官方沙龙”这一学院派把持的画展形式相抗衡,突破格局,张扬妄为。在艺术表现形式上,他崇尚现实主义,提倡户外创作,主张不依据传统美术技法和知识,以景物瞬间的真实呈现做画。“捕捉瞬间的感觉印象”。这样的艺术表现和审美意趣,颠覆了学院派的墨守成规,他们恨不得“手撕”此画。冷言恶语如重拳出击,挑战着这位在艺术上尚属稚嫩的年轻人的底线和承受力。有评论者讥鄙抨击到:“毛坯的糊墙纸也比这海景完整!”《喧噪》周刊记者路易·勒鲁瓦公然发文,谤嘲攻击这幅作品“这幅画……模糊地、令人难受地呈现在我们面前;与此同时,也证明了作者的无知,以及对美与真实的否定,只能给人一种印象……”风沙扑面,狼虎成群。北风厉兮肃泠泠。信仰的坚守,艺术的坚持,摆在了这位在艺术上崭露头角的青年画家面前。这位画家就是享誉画坛的克劳德·莫奈,印象派代表人物和创始人之一。这幅作品正是印象派开山之作《日出·印象》。(纵48×横63厘米的布上油画,巴黎马蒙达博物馆藏)

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莫奈对光影、色彩探索的精深程度让人惊奇,捕捉光和影的世界,超越自然主义的界限。润润欣和,意趣深远。他的作品秀澈明煦,溢彩扬馨,卓逸不群。极具美学价值和收藏价值。然而,当我们叩击历史的舷窗,走近那个时代,我们会在历史的回望中派生出一种“扣舷何事费低吟,举目苍茫感喟深。”的落寞。作为世界顶级的艺术大师,莫奈早期的艺术之路的艰辛超乎我们的想象。倾情奉献的艺术之美,定格了彼时的美好,也记录着艺术家生活的艰辛。如果说曹雪芹“举家食粥”写就《红楼梦》,莫奈则困窘到无粥可喝。卖画的艰阻,世态的炎凉,令年轻的莫奈,拮据困窘,生计艰难,一粥一饭,尽显物力维艰。他曾亲种土豆以维生;拖欠房租屡遭驱赶;甚至因买不起画布,要刮掉旧作上的油彩重新作画。1869年他写给好友巴齐依的一封信中记述到:如果不是雷诺阿送来面包,他就会饿死;整整一个星期,屋里都没有生炉火,更谈不上照明;挨到8月底,颜料也用光了,他不得不停止作画。这样的文字将我们拉回了彼时的艰难。一代艺术大师怎样以常鳞凡介的寒微承受着生活的驱迫,煎熬在凡俗生计的忧愁琐碎里。我们为莫奈历经风雨的坚韧勇敢、昂扬姿态而感动。我们惊奇地发现,那些绘画史上熠熠闪耀的珍珠,怎样打上了“清贫”、“困顿”、“无奈”、“挣扎”的烙印,在炫目的艺术之美里,浸染了举步维艰的尘世悲凉。平生事,此时凝睇,谁会凭栏意!

“苟逢辱而不惊,遇屈而不乱,几可任事矣。”

莫奈以坚定的艺术信仰为支撑,涤净忧虑,恣逞情怀,成功地穿越了那个时代,站在了艺术的巅峰。以自己的卓越和坚毅,确立了印象派绘画在美术史上不可撼动的地位。艺术跋越的艰辛;生活的拮据窘困;传统学院派的打压;陈腐的眼光,习惯的势力,都阻挡不了莫奈梦想追寻的执着。《日出·印象》以摇荡心旌的美学呈现,成为世界绘画史上艺术价值最高的20幅经典之一。朝曦煦暖,涓波潋滟;惠风和畅,小楫轻舟,怎样的美,在湖光波影里,醉了心扉!天地融朗,如一首随想曲,舒缓浪漫,情思绵邈,意境融彻。流绚的光影,蕴聚着爱的力量,充盈着生命的气韵。沐浴着霞光,我们将身心在山水间放逐。“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波影中摇荡的暖,温暖了我们的眼眸。这暖荡漾开来,就是希望——如沉寂之中冉冉升起的彤日。“悄然动容,视通万里”。莫奈和他的印象派艺术,以富有生命力的溢彩华章照耀着整个欧洲和世界画坛。

“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艺术家最欣慰的事情,是无论他出不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他仍然温暖着他们,以他的艺术。他从来没有被忘记。根植于心的艺术之美,就是艺术家的在场,而不是走马灯一样在公众视野出现的频率。艺术是沉静的,沉静之中的省思与共鸣,哲思与探索,梳理和引领,是艺术作品的价值。“做到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习近平主席语)艺术之美的感染力是检验艺术成就的唯一标准。流绚的艺术之美,是真正的在场。沉淀己心,扎实创作,作品是我们的脊梁。追求卓越,是艺术创作最基本的原则和品质,是艺术的内核。

“不用裁为鸣凤管,不须截作钓鱼竿。”(《题李次云窗竹》)

在艺术的殿堂,我们看到了无数前辈和同仁的身影,听到了无数有志于梦想者跋涉的足音。我们感受着他们曾经的艰辛,亦感受着他们的坚定。他们在信仰和艺术里坚守,不问世事艰险和人生困厄,不忘初心,向着光明和美好前进的勇气;风雨无阻,迎难而上,没有一触即破的玻璃心,锲而不舍的坚韧和睿智,迎接艺术创作的曙光和含苞待放的艺术之美的绽放。太多艺术大师,以他们不懈的努力和坚守,回答着生命的叩问和人生的命题。让我们释然,给我们答案。

莫言山路僻,春风花草香。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今日高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