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意象对话 >> 意象对话技术的理论

意象对话技术的理论

2011-07-06 10:23:30 来源:web 浏览:1628

    我在一开始学习心理学时,对精神分析理论非常的感兴趣,特别是在研究释梦的技术时,最觉得兴趣盎然。先是在研究生宿舍中,天天早晨起来和舍友互相分析梦;后来就分析其他人的梦。后是痴迷于精神分析以及新精神分析的各位大师的著作。荣格、弗洛姆、阿德勒、霍尔奈等人都是我景仰的人物。因为言必称弗洛伊德,被同学取绰号朱洛伊德。后来想起来,这种对待弗洛伊德的态度,象是把弗洛伊德当作了精神上的父亲。而这对我很有益处,潜移默化中,内化了弗洛伊德的一些东西。当然,除了精神分析,其他心理学流派的东西也很吸引我,比如人本主义心理学的诸位大师的作品,还有一本书是法国人类学家的《原始思维》对我的影响也很大。毕业后,做心理学教学和心理咨询,经常使用释梦的方法,使用上比较熟练了。

    不过在梦的理论观点上,我越来越远离弗洛伊德的思想。弗洛伊德的基本的思想是:梦是为了满足愿望,而这些愿望是平时被压抑的愿望,主要是性的欲望。他认为梦之所以表面意义和实际的意义不同,归根结底是一种伪装,比如要把性的欲望伪装成和性没有关系的内容。而我做的释梦越多,越感到这样解释不完全正确。我更认同荣格的观点,认为梦不是在伪装,而是在揭示。荣格认为,在潜意识中的心灵仿佛一个活在我们心中的原始人,他有自己独特的认知和表达方式。他不是要伪装,而是用梦来启发我们。我渐渐坚定了一个观点,梦、艺术家的形象思维、精神病人的思维、催眠状态下的一些心理活动等等都是人格中的另一种认知方式的表现,这是一种象征性的原始思维。

    新思想的发展过程如同一棵树的成长,先是有一颗种子,然后,树根伸向四面八方,在每个地方都吸收到养分,于是这个思想就越来越壮大。思想是有自己的生命的,他自己会吸引那些加强他的东西,把他们融会到自己的体系之中。而我们的头脑仿佛是一块土地,只是这个思想生长的地方。

    在关于梦和其他一些心理是人格中的另一种认知方式这个思想的成长中,树根就吸收了很多人的思想,比如有美国心理学家阿瑞提的《创造的秘密》一书的影响,还有东方思想的影响。我生长在东方,对道家和佛家的观点极为推崇,在年纪渐长后,也渐渐发现表面上一本正经的儒家也一样非常伟大。这些东方的东西当然也给了我丰富的精神营养。

    这个思想逐渐长大后,我受这个思想驱使,就想要做一些具体的研究。有一个研究可以说和意象对话技术的出现是关系最大的。当时我想到其他流派的心理学家批评精神分析的研究客观性不够,比如释梦,你说梦中经常会用枪、刀等尖锐的武器象征男性性器,用包象征女性性器,但是有什么根据?仅仅是自圆其说,这是不够的。就算梦者认可你的解释,也不足以保证你释梦正确。更何况有时梦者会有阻抗,就算你说对了也不承认。我假设在催眠状态下的想象和梦这两者都是同一个认知方式的表现,也就是弗洛伊德称为原发过程的表现,于是我做了一个研究。我把一些人催眠,然后给他们一些词,让他们把这些词保持在脑子中,然后我暗示说,他们会看到一些形象。我假设这些形象应该正是梦中用来象征这些词的形象。然后我让另外的催眠状态中的人把这些意象转换为词汇,这也就仿佛是释梦。梦仿佛是一种潜意识中的语言,而释梦就是把它翻译为我们的日常语言。我们怎么可以证明这个翻译是正确的呢?就是我们把它回译为梦所用的语言。如果这个假设是正确的,在催眠中由一个词产生一个形象,另一个人转换这个形象为一个词之后,意义应该和原来的词相似。我的第一次研究样本很小,但是结果是肯定性的。这让我知道催眠状态下想象出来的意象和梦是同质的,我可以用同样的方法看待它们。

    催眠很费时间,于是我尝试着只做浅催眠甚至不催眠,只是让来访者自由放松地想象,看想象出来的意象是不是和催眠、梦中的意象是同质的,结果恰如我的预想一样。

    于是,我觉得我不必要释梦了。释梦有很多局限,首先是来访者要记得梦,我才可以为他解释,而现在这完全不必要,我只要让来访者想象出一个意象,我就可以做解释了,对这个意象的解释和释梦一样,可以揭示出他的内心活动。

    而且,我还可以参与进对方的这个清醒的梦之中,修改他的这个梦。梦中的行为是他心理态度的象征,改变了这个行为也就可以改变他的心理,这样,我们就可以做一种治疗了。

    于是我尝试着做治疗,因为这个治疗的过程中,来访者在描述的是他的意象,我不会象释梦一样分析他的意象,我只是说另外一个意象,让他去想象。我们的对话都是围绕着意象进行的,仿佛我们在用意象在做对话。因此,我称这个方法为意象对话技术。

    1990年开始使用这个技术,先是偶尔使用,后来多一些。一试之下,我发现这个方法真的很奇妙。说话的时候,人们有千百种方法欺骗和掩饰,要知道他们的内心真的感受太不容易了,而用意象对话技术时,他们的内心感受简直是摆在你面前让我看。而且,在我解释一个梦的时候,对方也许会不承认,特别是当他们的欲望是不道德的时候。而在做意象对话时,我不解释,只是直接指导他想象,对方不会感到任何尴尬。所以效果很好,比一般的治疗速度大大加快。来访者有时感觉象是一个游戏,也特别容易有兴趣。

    1995年以后,我把这个技术用在自己身上,做了很多实验,也向其他心理咨询者和心理医生介绍了这个技术。这个技术还是一个新的技术,仿佛一个孩子,年纪不大。但是我作为他的父亲,很得意地发现他很受大家的欢迎和喜爱。我相信,假如我把他介绍给大家,让大家一起抚育他,他一定可以成长为一个很优秀的人。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今日高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