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导航 >> 心理新闻和新理念 >> 《北京爱情故事》人物心理展示

《北京爱情故事》人物心理展示

2012-04-14 10:24:49 来源:阳光的空间 浏览:4072

    
   
【感言】最近电视台在热播电视连续剧《北京爱情故事》,该剧描述了21世纪年轻人的爱情故事,其中每个人物刻画的惟妙惟肖、个性含蓄,充分展示了当代都市年轻人,在时代环境的影响下所形成的较为鲜明的个性特征。心理学是对人的心理与行为发生、发展和变化规律的研究,离不开人物在特定生活环境所受的影响,烙上生活赋予的印迹。《北京爱情故事》为我们心理学工作者提供了很好的生活题材。今天看到一位不知名的心理学老师,运用了故事给学生讲授心理学知识,特别受启发,编辑与同仁们分享。感谢这位优秀的老师!

“如果让你挑选一个角色,你想演谁?为什么?”

     “我想演林夏,因为她率真、单纯。”

“我想演吴狄,因为他的人生观积极、对感情执著。”

“我想演疯子,因为他活的洒脱。”

    ……

回答问题的是一群和疯子吴狄小猛们同龄的学生,一样的青春年少、一样的充满未知、一样的迷茫。我是他们的老师。我们一起在《心理咨询与治疗》课上谈论《北京爱情故事》,分析每个人物背后的心理故事。对他们来说,在课堂上听老师分析电视剧是一种不同的学习体验,对每堂课都感到新鲜、好奇。对我来说,选择将《北京爱情故事》融入课程,也是一种尝试,因为在看这部电视剧的全过程中,我体验了如心理治疗般的经历,而将这种经验带给学生并与他们一起讨论,那些时刻,我和我的学生以及剧中的疯子、吴狄、林夏、石小猛、沈冰、伍媚……一起站在了青春的站台上。

    
   

 

【有一种成长叫程锋】

“我想演疯子,一个人如果能像他一样活着,金钱、地位、爱情什么都有了,那将是了无遗憾的一生。”课堂上,学生们对程锋式的生活之艳羡溢于言表。在这些令无数年轻人羡慕的“拥有”背后,是程锋生命中的一个巨大丧失——母亲,10岁的疯子,亲眼目睹忧愤的生母自杀身亡,母亡前漫长的童年岁月里,与母相伴的记忆是彻夜以泪洗面、母子相拥。

幼小的疯子留不住忧郁的妈妈,无力承受丧母绝望的他自我疗愈的方式是将所有的绝望哀凄转为指向父亲的愤怒,他唯一的亲人成了他日夜战斗的敌人,一怒十几年。

走马灯似的换女友夜夜笙歌的疯子曾以情圣自居。那样的生活与其说是享乐不如说是自我麻痹,剧中几次灯红酒绿后滑过疯子独自回房后默默捧着与母合影的镜头,多少纸醉金迷的眩目仍难掩深埋心底的忧伤。这个不断出现在各色美女面前自如地扮演情圣的,不是程锋,而是一个被内心巨大的痛苦分裂的疯子,暗夜里独自躺在床上思念母亲的那个,才是真正的程锋——一个内心世界凝固在10岁的小男孩。一夜夜,他只能孤独地守着自己的悲伤,在无人的角落。

   
直到沈冰出现。

“如果能够选,我一定不选你。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从我看到你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我完蛋了。”

当林夏一次又一次因疯子的无情而受伤时,程锋其实总是不忍但却无奈。当被好兄弟石小猛骂得猪狗不如时,程锋万般愧疚无地自容。

程锋当然不会不喜欢林夏,那个随时可以跟他嘻笑调侃配合默契善解人意的林大夏总能带给程锋快乐,但那种快乐不是程锋需要的,他需要的是一剂药,一剂能治愈他内心失母之痛的良药,没有这剂药无以医其“疯”,他将继续游戏人生,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认真,包括父亲准备交给他的大德集团公司。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当带着几许忧郁如空谷幽兰般的沈冰出现时,程锋一刹那的失魂落魄实则灵魂回归。那一刻,怔怔面对沈冰的是沉睡十几年的小程锋,站在他面前的秀美女孩,则是他思念十几年的母亲,那一刻,已经成年的他终于可以用自己深深的爱安慰忧郁的母亲,为了这样的机会他可以放弃一切,哪怕千辛万苦,不惜流血流泪。

曾经,泡妞无数自诩情圣的程锋根本不知情为何物。如今,忍受被兄弟唾泣千里追寻受尽万般折磨的程锋,只为了能看到沈冰——他的爱人。从此,游戏结束了,10岁的程锋终于开始慢慢长大,认真地面对与父亲的情感,认真地对待周围的一切人际关系,认真地思考父亲交给他的事业和自己的未来……

   

 

 

【有一种失恋叫林夏】

除了程锋的成长,贯穿《北爱》全剧的另一条主线是林夏与疯子的爱情。确切地说,从片头到片尾,这段感情自始至终只是林夏一个人的暗恋与失恋,是她一个人拼命求却总也求不得直至终不再求的故事。从片头的跳楼到片尾给大药瓶子发短信,经历了失恋种种痛苦煎熬的林夏,终于了悟——真正的深情真正的爱,从来都不是占有,而只是祝福。当从内心深处放下疯子时,林夏终于得以脱离对他人占有之欲苦,重归明媚自由的心灵天堂。

晚归的车上,当疯子几次极力想澄清他们两人的关系时,林夏使劲捂着耳朵头摇得拨浪鼓似的说“我不听不听不听我不听……我没要你天天陪着我,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想知道你每天干什么跟谁在一起在哪儿,我现在只有两个很简单很简单很小很小的要求,不要躲着我也不要不接我的电话……”吻别、下车、关门,隔着车窗林夏扔给疯子一句话:“我爱你跟你没关系。”

我爱你跟你没关系。

关系,要命的关系。人是关系的动物,找朋友谈恋爱都是在找关系,缺乏关系的人轻则缺少自我存在价值感活得百无聊赖重则痛不欲生生不如死,而在人的各种关系中,最容易伤人甚至致人于死地的是爱情。

爱情历经不同的阶段。

最初阶段是我爱你但你同时必须要跟我在一起暮暮朝朝时时刻刻随叫随到只要我需要,否则我就活不下去我就死给你看。《北爱》中第一次出场站在北京国贸楼顶时的林夏就处于这个爱情阶段,跳楼的直接原因只是疯子七天了无音信。第二个阶段是我允许你不整天跟我腻在一块,但因为我爱你你就要给我回报要时不时地回应我的爱,否则我就很痛苦。前一幕车门口留言的林夏正在这一阶段。

此时的林夏其实口不对心。嘴上虽说我爱你跟你没关系,但那只是退而求其次的理智上的暂时性妥协,心里却依然认为我爱你是跟你有关系的,只是我不得不努力将对这种关系要求的强度减弱,从对日夜厮守的幻想退至偶尔的见面偶尔的电话,不管见面频率如何不管电话里说什么,这种联结都意味着你在回应着我的爱恋,让我可以经常感受到我对你的真真切切的拥有。此时的“没关系”多少有些苦涩的味道,是一种无奈。

因为心里依然有求依然在乎疯子如何反应,所以林夏才会对肥四说“人和人之间是存在感应的,每天一点点想念,坚持下去,慢慢地堆积,是可以滋润感情的。”暂时的妥协背后隐藏着十足的不甘心不抛弃不放弃,我等待!我加油!不信疯子不回头!!总有一天你会像我期待的那样回应我的爱的。这种信念一段时间里成了林夏对抗疯子各种明拒暗拒的强大支柱。疯子的态度身边其他朋友都看得清清楚楚,聪明伶俐的林半仙却不清不楚,是她此时的选择性忽略。当目睹疯子在沈冰家楼下拥抱沈冰那一幕时,林夏的真实心理暴露无疑,所以她痛哭着悄然离去,所以在大药瓶子的默默陪伴下整夜流连在大街小巷,所以站在麦当劳门前一边大声唱着“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很爱很爱你,所以让你拥有爱情,我才安心”一边泪如雨下,直至在老地方餐馆偶遇石小猛时哭着醉着醉着哭着口里心里都是疯子你为什么不爱我……

爱情的最后也最动人阶段是我爱你,你已深深融入我的心里,现实生活中你在哪里你以什么方式生活都不影响我的这份爱,无论如何,你永远在那里。这样的爱惊天地泣鬼神。

冬日海边,迎着朝阳呼喊“疯子,你一定要幸福啊!我不要你了!”这时,对林夏来说,他和疯子的关系才是真爱的呈现。如果说程锋的成长是找到一个人,那么林夏的成长就是放下一个人。

离开了疯子、大药瓶子的林夏当然还会爱继续爱下去,那个下一站出现的爱人无论是谁,无论他们相爱多久结果如何,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从今而后,再没有哪一种关系能让林夏如此纠结。

真爱的体验只有幸福,没有伤害。

像林夏一样爱着,幸福着.......

   

 

     【有一种保护叫吴荻】

重新定格吴狄形象的过程如雾中探花。

没有程锋千里追寻夜车吉它诉衷肠的罗曼蒂克,没有石小猛为求一个38平米爱的小屋的泣血奋斗,在《北京爱情故事》三个男主角中,吴狄的爱情怎么看都显得平淡如水波澜不惊,即便有一个壮烈的“被跳楼”开场。但是,我的学生、我的来访者、我周围的很多年轻女孩都会发出一样的感慨:真想跟吴狄这样的男人在一起,他多让人安心啊。

女孩们的愿望不难理解,因为剧中这个让人安心的男人一直都在充当保护者,哪个女孩不曾幻想过生命中有这样一个无论我怎么折腾都愿意为我死守在原地的男人呢?在三个男主角中,这个男人的形象是最单一平板的,这个男人太好了,以至好得不真实。这样的男人是童话。

国贸楼顶救林夏时冲在最前面的是吴狄,请假远赴云南救疯子的是吴狄,决无胜算的情形下义无反顾辞职帮疯子一搏的还是吴狄。与兄弟相处宽宏大度的吴狄,与恋人缠绵的方式是牺牲的、忍辱负重的。

与其说吴狄是杨紫曦的恋人,不如说是她的消防队员。杨紫曦的一个电话、一声叹息比110还灵,百分百随叫随到,吴狄奔赴现场的速度比警察叔叔出警还快,不管他当时在干什么,不管杨紫曦之前的言行多么地让他难以接受。所有这样的时刻,杨紫曦都是柔弱的、无助的、楚楚可怜的,比起平时的那个平和无争无欲无求没棱没角的小伙子,此时出场的吴狄往往显得强而有力,目光坚定。

   
为了照顾杨紫曦,吴狄不惜左一次右一次将倾心于他的伍媚置于一旁而不顾,他给伍媚的解释几乎也都是一个主题的各种版本:小曦她很弱,小曦现在特别需要帮助,小曦出了事……概括起来就是我要责无旁贷地保护这个弱女子。吴狄因此而屡屡爽约时,对伍媚事后的质疑基本不以为意。将兴冲冲接机的伍媚丢在机场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跑到医院陪杨紫曦堕胎,当电话里伍媚惊讶地问你是从机场直接去了医院吗时,吴狄一句 “对呀,怎么了?”理所当然的语气仿佛电话那边的伍媚在问星期天礼拜几。

全剧看下来,吴狄一出场总是个超级大好人,不是为哥儿们平息事端,就是为女友撑腰壮胆,看起来他做的每件事都那么正确,那么中规中矩入情入理,连杨紫曦为得到花店而再次投入安迪的怀抱那样的时刻,痛苦中的吴狄的行为依然有礼有节。他不能直接表达愤怒,就如同他不能痛快淋漓地表达爱一样,都是压抑得那么令人抓狂。

生活中,爱恨都如此不清不爽的男人最终的结果是让自己真实的感觉变得麻木。

真正的保护者,会努力保护身边所有的人。吴狄的保护对象是有特定指向的。当他不遗余力保护着杨紫曦时,却在同时轻意忽视伍媚的感受,即便伍媚多次正式非正式声明我也是个需要保护的女人。抛开价值观的冲突,伍媚无论如何都无法与杨紫曦争夺在吴狄心中的位置,伍媚太独立,独立得界限分明,独立得可以独自承担自己的一切喜怒哀乐,多痛的伤口都可以自己舔,这样的女人只有人格同样独立的男人方能欣赏,如吴魏。在这样的女人面前吴狄体会不到自己的价值。

看起来对现实生活最无所求的吴狄,内心一直追逐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强者梦。被异父异母哥哥嘲笑的懦弱父亲,怯怯的童年,是吴狄成长的早期经历,对于男孩子来说,这种男性形象是没有尊严的。如果他不努力重塑这一形象,他将无法成为一个男人。成年后的生活中扮演强者,一来可以帮助吴狄修补幼年缺失的强大父亲形象,二来可以借由保护柔弱的女性间接保护自己柔弱的内心。因为社会对男性的力量、强大的形象标准不允许男人直接表达自己的柔弱。

吴狄在为杨紫曦牺牲隐忍吗?不然,也许,吴狄对杨紫曦的需要超过杨紫曦对他的需要,至少彼此的需要相差无几,因为杨紫曦儿童似的无助恰好满足了吴狄扮演强者的需要。

“因为相对于我,杨紫曦她更……更需要你的照顾。”赴美前,在机场,是

伍媚的临别道白,也是她对吴狄最深的理解。

 

“小曦,我说过,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站在原地等你”,吴狄始终守护着的,是自己需要被疼惜怜爱的内心。

男人保护女人被很多人认为是天经地义的,尤以弱者定位自己的女性更甚。其实,再强大的男人也需要被女人呵护。

尝试接受被女人保护,是男人成长的一部分。


   

 

【有一种无助叫杨紫曦】

26岁的杨紫曦,是流浪在成人世界的小女孩。

上百双鞋子、一个花店、一段羞辱的两性关系。杨紫曦就这样被贴上了“拜金女”的标签,这样称呼杨紫曦很容易,这样理解她却太简单,也太冰冷。

在杨紫曦的世界里,鞋子和花店不是单纯的物质存在,而是一种象征、一种关系。小学五年级妈妈拒绝给她买一双白色运动鞋的场景,只是她童年生活的一个片段。从这里,我们可以尝试对小曦曾经赖以生存的那个世界展开联想:一个缺失的爸爸、一个哀怨的妈妈、一个精神和物质同样贫乏的家……

     “我妈从小就告诉我,说男人根本就靠不住,婚姻更是一文不值的东西,反正不管跟什么样的男人在一起,最后受伤的都是我们女人……”从那时起,或者从更早些时候,当爸爸在外另有新欢时,在杨紫曦的精神世界里,男人、婚姻就与伤害和危险配对了。她成年后的生活就是在不断将这种童年的内心体验变成另一次现实。

不是每个童年遭逢父母婚姻变故的孩子都会形成如此糟糕的信念。爸爸离开的家里还有妈妈,如果这个妈妈有足够健康的情绪自我调节能力,如果这个妈妈能和女儿一起面对新的生活,如果这个妈妈有能力在自我调整后重建与男人的关系,女儿成年后同样可以拥有健康的两性关系。杨紫曦最大的不幸在于有一个比她还小还无力的妈妈,从她妈妈对婚变的极端消极态度不难推测,这是个人格严重依赖男人的女性,她将自身的痛苦归因于整个男性世界的丑恶,自己则完全以受害者自居,其无力无助与无价值感到了极处。小曦与他人的正常关系,尤其是对男性的信任感就这样在妈妈的怨气里一点点被蚕食殆尽。

当一个人对与他人的关系丧失信任时,必须找寻更可靠更稳定的替代物,鞋子是杨紫曦这种选择的一个标志物。鞋子不会变,鞋子比人更忠诚。安迪每一次的沾花惹草都是对杨紫曦那根脆弱神经的一次刺激,是再一次的证明——男人不可靠。她因此会一次比一次更紧地抓住鞋子、银行卡、钱。对她来说,这种可怕的与男人的关系现实是一种宿命,是她必须接受的现实,她不做什么反抗,甚至不能对安迪当着她的面毫无顾忌地与其他女人调情表示任何不悦。这样的现实残酷得让杨紫曦没有能力面对,只能逃避,柜子里越来越多的鞋子是她越来越荒凉慌乱无助的心。

儿时没得到足够喂养的杨紫曦一直处于严重情感饥饿状态,一直等待着被喂养。她在与女友男友的关系中都在被喂养,她总是在求助,却少有能力给予。

在与吴狄的恋爱关系中,杨紫曦始终是个小女孩。她对吴狄的需要是随叫随到,而基本不问吴狄方便与否。在这个关系中,她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只需要依赖就好。安迪不在的寂寞夜晚要你陪我,搬新家收拾东西要你帮我,流产要你看我哄我送我。正如老地方餐馆墙上杨紫曦留下的那张纸条所言:“最好的丈夫是让妻子享尽荣华富贵的;最好的情人是随传随到,而且每天都要给我惊喜。”随传随到是试探,每天的惊喜是确认,只有无法信任的关系才需要不断试探和频繁确认。她一次次推开吴狄又一次次回头张望,内心深处,她总不敢相信一个男人真的会一直守护着她。吴狄的配合进一步强化了杨紫曦的依赖,因为即便有再大的过失,吴狄都从来不会追问更不会责备。这样的两性关系不是恋人是父女,一个是拒绝长大的女儿一个是溺爱的爸爸。如果杨紫曦和吴狄鸳梦重温,对杨紫曦是另一个不幸,这个不幸有两种可能:一是天长日久吴狄厌倦了照顾者的身份,当吴狄需要被照顾时,她将无力也无能承担照顾者的角色;一是吴狄将爸爸进行到底,她将永远没有机会长大,永远没有机会成长为真正的女人。一个出了什么麻烦都有人来收拾的孩子怎么长大呢?

片尾处,努力重修旧好的杨紫曦开始重新理解与吴狄的关系,在城市一隅的酒店里当服务员而拒绝主动联络时,她开始站在吴狄的角度考虑他的需要,开始学习承担自己的责任。冰冷池子里捞不到的订婚戒指已经戴在了她的心上,寒风里、废墟上的纸条——“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杨紫曦此时的心声,她开始相信,相信眼前这个男人。

 

一个人的身体也许已经发育到可以谈婚论嫁的年龄,但她内心的那个孩子做好了同样的准备吗?如果没有,在恋爱中,陪她一起长大!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今日高邮